beplay注册

王林森的胡杨_央广网

  直到我伫立在王林森先生的胡杨面前,那雄浑的气场将我震住,市井间那固执的偏颇言论便突然间散尽。这画,不但是成熟画家的手笔,更是颇有力透纸背之精神内涵的作品。

  我们的初识只是偶遇,他竟一眼认出了我。后来我才知道,他年轻时也是孜孜不倦的文学青年。若不是受中国百姓广为尊重的郑培民书记派人把他从考场拉回来,他现在该是著作等身的学究了。

  王林森先生长期主政一方,养成大气、厚重而决断的气质。我与他虽然社会地位悬殊,但在一起闲谈时,他尤如家兄,竟让我找到了一个可以吐露胸襟的对象。

  我所看到的是高级干部的和蔼、谦虚和广博,恰恰是他的这种品格,让我洞察了他为官为艺坚忍不拔的内劲。

  他热爱生他养他的土地,热爱面对黄土背朝天的普通民众,对家乡有着深厚、质朴的情感,所以他的作品多取材于江西。

  于是,他决定用“百折不贰其志”、“千钧不弯其腰”、“万变不革其心”这三个主题对胡杨进行又一次创作。

  林森先生写过一篇文章,题目叫做《关于“立艺”的思考》,谈了自己在绘画过程中的认识。一是获益于石涛的观点,“我之为我,自有我在”、“我自用我法”、“无法之法,乃为至法”。王林森用自己的创作诠释了石涛语录的深刻内涵。二是以李可染“用最大的力气打进去,用最大的勇气打出来”的名言来指导自己的实践。

  王林森的这篇心得对业内人士都有启示,客观而理性地阐述了这位已过“耳顺”之年的画家对创作的生动理解。

  王林森走上绘画之路其实不是心血来潮,只是近些年才将作品呈现给世人看而已。他从小就钟情于绘画,参加工作后公务再忙,也要偷闲在宣纸上一展心迹。今天的成果正是他不敢懈怠的日积和月累。

  王林森早年潜心修于《芥子园画谱》,日后仍坚持向古人学、今人学,包括向周边的画友学,学他人之长处,创个人之特色。在对传统技法下苦功夫的同时,还融入了西方绘画的一些手法,诸如西方画家长于用的造型和光影等,从而使他的作品不致平面化。这点我们可以从他对山的创作中感受得到,其山或险,或裂,或幽,或沉,千姿百态的山不仅显示了他对创作主体的拿捏准确,而且其立体感和层次感在视觉效果上更有一种气势上的冲击力。

  王林森画云的独到之处,在于其用的是“拖水带墨”的手法,因而所画的云常呈现出或汹涌,或寂寥,或迷离,或纷飞之气。从画云可以看出,他对传统和现代绘画技法的钻研是有深度的。

  中国画家以胡杨为体裁算是稀缺,而王林森却能把自己对绘画的某些理解贯注于胡杨这一形象,使胡杨成为其众多创作体裁中颇具个人面貌的代表,让一些传统的勾、皴、点、染技法以及线条和枯墨的表现力得以集中体现。他为画好胡杨,不惧千里之遥去写生。这种“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”的精神,确实难能可贵。正是这种精神,使他有了擒神捕韵的本领。在王林森先生身上,可以说具备了一个优秀艺术家所有的特质。

  一位文化界的挚友是外地人,曾去王林森家里拜访过。事后他满脸惊诧地对我说,没想到这位领导的家如此简陋。

  我回答说,这正是林森先生作品无龌龊、低俗之气的根本。这恐怕也是他的画里还有一种深度的“静”的原因吧。

  决定性因素当然是后者,而且最难的也是后者。作品成色实际上取决于作者的人生观、世界观,人格之魅力才是作品脱俗的重要成因。

  王林森读懂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,所以才让我们读到了他的精气神,这正是我偏爱他那胡杨之所在。我期待这不久,能在首都国家级展馆看到他的胡杨。

  一个画家/用145㎝×145㎝的纸本/总结他的大半生/苍古的枝杈抵住了我的咽喉/ 让我结舌/错综的盘根埋进心里/我仿佛支起胡杨一样的脊/于是,一株活了上千年的生命/和一躯活了四十年的生命/有了既远又近的对视/比铁还硬的命死死咬住时间/在沙洗脸、风披肩的荒凉中/成长着犟劲/世道的更替与胡杨无关/它只知道周围还有数万株同类/从古代就这样直挺挺地站着/不死的好汉,活着的兵佣/纸本上的胡杨呵,正鄙视着/我们这些来来去去的肉身。

  王林森一生做过许多次抉择,最后一次是为自己抉择: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后,做一名专业画家,让深潜于心的才华和老辣喷显出来。胡杨就是他最生动的自画像。

  在山水画领域颇有造诣和成就的艺术家王林森君,一直对神奇的胡杨怀有欣赏和爱慕之心,并很想用笔墨丹青表达这种感情。退休前后,他先后三次找机会到胡杨林主要生长地的新疆、内蒙采风写生,面对一片片繁茂的胡杨林和处于枯干状态但仍顽强挺立着的枯树,他内心激动不已,创作欲望难以抑制。通过认真观察、体验,勤奋写生,他搜集了很多素材,创作了许多幅胡杨作品, 并在自己从领导岗位退下来后参加画展或举办个展、出版画册时多次公诸于众,受到了人们的关注和喜爱,还特别得到了新疆和内蒙一些朋友的称赞和鼓励。从而更激发起他创作胡杨绘画的信心和热情。

  “在中国传统山水画中,云彩往往是通过留白、晕染、勾线等‘以虚写虚’、‘以虚代实’方式含蓄表达,不像画山画水那样显现酣畅淋漓的笔墨。这对于表现千变万化的大自然来说,无疑是一种缺憾。我创作山水画所追求的,则是在画好山和水的同时注重画好云,力求做到画云见笔,显现风骨。”王林森在接受香港文汇报记者采访时如是表示。

  王林森,笔名五木,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,(中国)云海画院荣誉院长,江西省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,江西画派研究会艺术顾问,南昌大学名誉教授;曾任江西省中国画学会会长等。王林森主攻国画山水,尤以画彩墨云山和胡杨见长,作品大气磅礴,遒劲洒脱,墨厚色亮。多次参加省内外画展并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举办个展,应邀参加法国巴黎卢浮宫东西方国际艺术展,在美国举办彩墨山水加州巡回展,颇受业内外人士的关注和赞赏。

  林森先生去遥远的内蒙古额济纳旗,为的是胡杨。坦率地讲,官员从事艺术,江湖往往有所微言。直到我伫立在王林森先生的胡杨面前,那雄浑的气场将我震住,市井间那固执的偏颇言论便突然间散尽。这画,不但是成熟画家的手笔,更是颇有力透纸背之精神内涵的作品。

上一篇:西街渠中种莲垒石颇有幽致偶题小楼

下一篇:没有了